• 首頁
    > 政務動態
    南堡洪水中的救命恩人 太想跟你當面道聲謝謝!
    發表時間: 2019-07-05 08:34:43
    訪問次數: 字號:[ ]

    又是一年7月5日,距離那一天已整整過去了半個世紀!

    1969年7月5日,這一天,沈法明經歷了生與死的較量;這一天,他失去了父母、嫂嫂和兩個侄女;這一天,他將終身難忘。

    難忘的,還有他的救命恩人——皇甫勇。

    驚濤駭浪里的拼搏

    暴雨如注,決口急泄,房倒屋塌,一片汪洋。

    50年前的7月5日,百年未遇的特大洪峰瘋狂地向南堡撲來,彼時南堡人還認為與往年一樣,逃到地勢高的房屋就能躲過去。誰知,這次竟是滅頂之災。

    當時,沈法明與同村的300余人一起避難到后堂的一幢老房子中,水勢上升又爬至屋頂上,不想西邊墻體倒塌,他與父親、嫂嫂和9個月的侄女分散墜入洪流中。

    憑借自身年輕水性好,漂至高家村,沈法明從樓板上躍入洪流,奮力游向山腳,卻怎么都抓不到岸邊的柴草和小竹。無奈惡浪過猛,他一次又一次被大浪卷回。

    沖至五里亭、三里亭時,江中水輪壩與分水江公路橋上的巨浪翻滾,浪頭不歇地鋪天蓋地而來,有著數年潛水兵的經驗讓他“命大”地躲過了這兩道鬼門關。

    幾番拼搏,他早已精疲力盡,也心灰意冷,只能任由洪水裹挾而下。順著洪水漂到元川時,沈法明所抓住的松樹橫排已漸漸靠近公路邊。

    溫暖一輩子的恩情

    此時,岸邊有一人最先發現了他,立馬從江邊打撈物資村民手中拿過一根長竹竿遞給他,并將他拉至岸上。他就是皇甫勇。

    傾盆大雨中,只身著一條內褲與一件被洪水撕扯破爛的襯衫(為安全起見,方便游泳,褲子和涼鞋在落水后就被他自己迅速脫掉),沈法明早已被凍得瑟瑟發抖。皇甫勇立即脫下身著的藍色勞動布工作服,為其穿上。

    上岸后,沈法明就遇見了時任印渚公社副書記洪江山,他剛從桐廬開往南堡關帝廟的班車上下來,在與其相互了解情況時,沈法明只隱約聽到當時救他的人叫“皇甫勇”,再問及詳細情況時,他也只是簡短地說他是至南公社皇甫大隊(今瑤琳鎮皇甫村)人,工作單位在七里瀧造紙廠。

    洪水無情人有情。帶給他濃濃暖意的,還有姚菊仙。7月6日晚,沈法明一行受災人員暫時被安置在鳳聯公社后嶺大隊的集體大倉庫中。翌日晨起,喝了粥。當時正是青黃不接之際,有粥實是“優待”了。

    早飯后,沈法明與大伙兒一齊聚集在大廣場上,準備上路往南堡趕。廣場四周圍攏了好多當地人,其中的姚菊仙一下就注意到了穿得最少的沈法明。她轉頭跑回家拿了一件丈夫的衣服送給他,這讓沈法明十分激動,暖意瞬襲。

    從未放棄過的找尋

    沈法明說,回到南堡后,上上下下都眾志成城忙于災后重建,生活也非常艱苦。當年11月,沈法明被任命為南堡食堂的事務長,管理整個大隊1000多人的“吃飯”問題,飯、菜票的發放,鹽醬醋等調料,米、油等物資的領用和購買都需沈法明一人聯系,忙到走路都是用跑的。

    1970年初,沈法明寫了一封長長的感謝信寄到七里瀧造紙廠,表達了其真摯的感激。但這封信一直都未有回音,當時聯系很不方便,大家都沒有電話,也不知那封感謝信是否收到。此后,為了生活,一直忙碌。

    但再忙,樸實的沈法明也將尋找恩人這件事一直記掛在心頭。“沒機會表達這份感激之情,我一輩子難踏實。”帶著滿心的感激之情,沈法明只要遇上“皇甫家”人,便迫不及待地逢人就問,逢人就打聽,希望能找到皇甫勇。

    1975年,沈法明去找當時在至南中學教書的舅佬辦事,他想著舅佬在當地人頭較熟,就委托他幫忙打聽,但依舊杳無音信。

    而另一位恩人姚菊仙,幾十年來,他們斷斷續續間都有過聯系。2011年,沈法明還帶上全家,拎著慰問品,到鳳聯后嶺村看望當時已80多歲的姚菊仙,全家還給老人包了紅包。

    說到這里,沈法明的眼圈紅了。

    “救命是大恩啊!”恩人的名字已深深刻在他的心里,也是他最心底的一個心結。

    尤其在兩年前,編寫《夢中的家園——南堡》這本書時,沈法明開始長時間地回憶那段毀滅性災難的各種細節,找尋皇甫勇的愿望更是強烈。

    匆匆一瞥,沈法明只記得當時的皇甫勇約莫40歲,身高大概165cm,五官端正,板寸頭,黑黑瘦瘦的,如今大概是90歲上下。

    50年后的今日,76歲的沈法明向我們表達了他長久的心愿:非常希望能找到當年的這位救命恩人——皇甫勇,太想當面跟他道一聲“謝謝!”

    (記者 黃蓉萍)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成人在线av,4444米奇影第四色av